当前位置:时时彩注册 > 时时彩平台旅游 > 第一次去福建

第一次去福建

文章作者:时时彩平台旅游 上传时间:2019-10-19

图片 1

第一次去福建,目的居然是——做导游。唉,虽然自己做过的奇怪的事情不少,这样还是第一次。

星期五下午去辅办看了计算机考级,居然过了,夹在北京与甘南之间一点也没看,居然过了。心情大好,什么也没拿空手去了火车站。

以前独自出行,不免带点悲天悯人,自己可怜自己一番,如果双臂够长,我真想自己抱抱自己。此次心情颇有不同,福建本是温暖湿润多虫蟊之地,福建的小姑娘也都嗲嗲的,反正坐在我对面和男朋友缠绵相对,甜的我都忍不住要爱她。她男朋友看我还比较成熟,临别拜托我照顾她,我忙不迭的答应下来。可是不太妙,火车一开肚子开始饿,安定下来泡面吃,可是我和身边的上海老头交谈投机之下,胳膊一伸,一碗面全打在小姑娘身上——我目瞪口呆看了半晌,连抱歉都说不出口了,一座人全开始忙乎,天黑方定。

胡乱填自己一点东西,然后开始背厚达8页密密麻麻的导游词。越看越兴奋,福建别称晋安,原是八王之乱后晋大姓避入闽地的所在。我原对那段衣履风流的年代情有独钟,福州佛教胜极,历史绵绵,呵,自然对我胃口。

第二天醒来,车窗外青山隐隐。绿水悠悠,亚热带气候对我这种怕冷的人来说不啻天堂。一群白色的鸟儿从波澜壮阔的闽江江面飞起,阳光下白色的翅膀让人的心情一起飞起来了:)车子到站,有人来接应——这次导游的是一帮老三届,福建出版界的,我也不知道怎样巧舌如簧才骗到这份优差,自己伸出手来拍拍自己的肩膀——好样的,susu,hoho。

下午开车去马尾,路上经过三坊七巷南后街——可惜阿,这些古迹一片苍夷,我觉得不伦不类的,见面不如闻名。当然嘴巴不停说了一路。然后去闽江江岸,沙滩,情侣,还有棕榈——福建总给我游哉悠哉之感,我兼职充当摄影师,当然俺的技术经过磨练还是不错的,某美女作家认为俺给她拍的照片最自然,所以一直秀色可餐——美女加美食,美啊。

然后是昭忠祠和罗星塔。可惜昭忠祠笔记上没有,我只得调动初中历史考试前的突击记忆,不过好像记性不怎么靠得住,我边说边看到zy对着俺似笑非笑——糟糕,这群人好像也不是文盲,我只怕要露陷——好在微笑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,我不是微笑了,呵呵傻笑,嘻嘻鬼笑——唉,毕竟终归大人大量阿,没有戳穿我的鬼话——天知道福州我第一次来。后来上车我特地跟他聊聊,555,人家从小住在南后街的,撞鬼了。

罗星塔不过是一座破石塔,柳七娘的美女像我觉得也不过尔尔。可是他们都不愿意爬塔,说小导游自己爬吧。我穿着高跟鞋居然身手敏捷,几下到了塔顶,从上面向下面招手,被咔嚓了一张。

红颜自古多薄命,柳七娘不过漂亮了一点她的老公便遭殃——呵呵,薄酒可以忘忧,丑妻可以白头,俺还是粗颜厚命好啦。不过下来时人家招呼“小美女和大美女合张影啊!“我还是忙不迭的跑过去和那石膏像拍了照——女人的臭美是无止境的,意识的到和做得到完全是两回事。

然后夜色里开车上鼓山。

四周山色中,一鞭残照里。鼓山也不过是一座山,天下山多了,这座也没什么特别——可是它出名了。没什么意思,应邀俺便哼起了红楼小调。“遮不住的青山隐隐,流不断的绿水悠悠……”幽幽噎噎和残阳夕照颇为相称。

晚上去饭店吃饭。我其实宁可不吃那些海鲜阿炒菜的,我想吃大排档——没出息吧,可是没人理我,只得跟着去。

下榻的温泉宾馆八闽楼还是很不错的,我缩在被子里看电视——很久没看过电视了,中央台在放《小妇人》,我看的津津有味,不过乔可不是我心中的那个乔,55,我剪了头发,自己演吧?

云里梦里的入睡,云里梦里的醒来。穿好衣服冲下楼吃早饭去——自助餐,而且是我最爱的甜点,得意之下时间也忘了。下得楼来,55,人家说找了我好几圈了,房间大堂踪影不见——很没面子的说我刚刚一直在吃东西。

有时候以小卖小颇占便宜,俺心里知道的,嘻嘻。

丰田佳美的车速马马虎虎,一路上我为了娱乐大家把音乐选修的那点东东都卖弄了,唱了福建小调《采茶歌》,sigh//让我想起了林平之。向阳院老宅还没去过啊:(不过西禅寺俺是不想去了,据说文革期间重建过,懒得看。车子里在放《毛主席的书俺最爱读》,55,不好意思,我实在没怎么读过,好在他的词我总算还有点印象,还可以和他们胡扯扯——于是谈到政治,哎,把从大朋友那里听到的笑话讲讲,又说说《黄祸》,hehe,老三届对于这些还颇有兴趣,尤其对于红太阳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,于是我这个小导游也博得了一些赞赏,弥补了俺对于路线种种一问三不知的缺陷。

终于到了飞机场,飞机已经起飞了我还在那里惶惑,我居然已经来过福州了。

飞机在云里飘,我在天上飘。

刚刚落地,手机响了,问,“哪位啊?”“你老公!我打了你一天电话!”大喜过望,老公回来了,呵呵,2年不见,这家伙大约又换了数以百计的女朋友。老公姓龚,也不知道谁嘲出来的,高中里这个疲赖的家伙被称为俺的老公,55,他可比俺小一岁多呢。不过老公很够义气的,有一次俺迟到被班主任那个酸溜溜的女人骂,老公鸣不平,当众把周记本子给撕了,想想热泪盈眶阿。他去加拿大第一年回来跟我说换了5任女友,那时不过去了5个月,想来现在更加可以开个联合国会议了。当下约好半个小时后见面。

刚挂,又响了,我臭美万分,“嗲里嗲气”问:“又怎么啦?”没想到好一阵沉默,对方才说:“我是杨柳的父亲”,一下子汗毛都竖起来了——杨柳已经去了一年多了。他所看到我那篇纪念杨柳的文章,跑到出版社好不容易才得到俺的电话,说一定要见见我,并且杨柳的哥们也想见见我。我唯唯诺诺,我对于这种场合一直不晓得怎样应付,更怕从此中年失子移情——不免会得尴尬,只得推托考试。

飞机上人群散尽,空姐催我快一点,我套上那件华丽的红金两色棉袄,忽然觉得萧索。

游…………忧。

本文转自

本文由时时彩注册发布于时时彩平台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一次去福建

关键词: